灵蜕的个人文集
若是靈蛇当蜕盡 乘此夜雨化龍去
清浊并包善恶兼容
灵蜕专业号 | 2019-3-8

持身不可太皎洁,一切污辱垢秽要茹纳得;与人不可太分明,一切善恶贤愚要包容得。

皎洁:光明,洁白。

茹纳得:容忍得下。

立身处世不可太自命清高。对于一切羞辱、委屈、脏污都要适应并能容忍得下;与人相处不可善恶分得太清,不管是好人、坏人、聪明人、愚笨的人都要习惯以至包容。

孔子说:"君子成全别人的好事,不助成别人的坏事。小人恰恰与此相反,他们不愿成全人,却会忌妒人。"

人与人有别,各自为一个体;但人与人又不能不彼此相联相通,结成一个整体。不愿道人之善、成人之美,却生就一双鳝鱼眼睛、一副鸡肠小肚,挑剔人,说道人,嫉妒人,压制人,这样的人就像一个锥子,对群体的危害是很大的。而那些不说人之过,不矜己之能,能帮助人,成全人的人,就像一块平整方正的大石头,砌在哪里,都能使整个建筑稳固平实。明白了这一点,也就明白了孔子为什么以成人之美与否来区分君子和小人了。

磨砺如金施为似弩

磨砺当如百炼之金,急就者非邃养。施为似千钧之弩,轻发者无宏功。

邃养:高深修养,邃,深。

钧:三十斤是一钧。

弩:有特殊装置来发射的大弓。

磨练身心要像炼钢一般反复陶冶,急着希望成功的人就不会有高深修养;做事像拉开千钧的大弓一般,假如随便发射就不会收到好的功效。

子夏做了鲁国莒父县长,向孔子请教行政之道。孔子说:"不要求速成,不要只顾小利。求速成,反而达不到目的,顾小利,就办不成大事。"

还是明代那个张岱说得好:"做事第一要耐烦心肠,一切蹉跌、蹭蹬、欢喜、爱慕景象都忍耐过去,才是经纶好手。若激得动,引得上,到底结果有限。"或者,斤斤于细故,你就别想有大收获,想要有大收获,你就必须放弃一虫一米的小得失。《吕氏春秋》上说,小利是妨害大利的劲敌,不放弃小利,就无法获得大利。

做人处事,"忍"是一种巨大的力量,"忍"是很难的修养,所以,我们要忍辱精进,在"忍"的修持中去争取成功,亲近佛缘。浮山法远和尚率僧众七十余人来投参叶昙和尚时,叶昙命人往这群野僧头上身上喷水倒土,大多数僧众都落荒而逃。只有浮山法远和师友天衣义怀纹丝不动。叶昙方才允许他俩入门,命浮山任饭头,主管全院膳食。和尚的生活极其清苦,吃的多是难以下咽之物。有一日叶昙出去访友。众和尚见主持走了,就央求浮山煮点米粥开开胃,浮山善心发现,让寺内僧徒都饱餐了一顿。叶昙回寺后,知道了浮山所为就训斥他:"你想一想今后你当了主持时的情形吧!我院绝对不允许这种盗用寺内之物满足私心、私意的行为。你给我快出门,下山去吧!"浮山无奈只得接过寺中施舍的衣钵诸物,离开叶昙。浮山下山后,寄宿在山下一寺的走廊内,托钵自活,仍然坚持去参听叶昙说法。中叶认为浮山没有经允许住进他寺,同样是偷盗行为,于是再次把浮山撵了出去。浮山于是把僧衣托钵当作住在寺庙的借宿费,还清了盗用佛物之孽债。有一天,叶昙命人鸣钟焚香集合僧众声言:"此山有古佛。"说完出迎浮山,并亲焚梵香,向浮山面授临济密传的大法。此时,"回想起过去的辛苦是多么愉快的事呀。"这是希腊人的名言。

虚圆建功执拗败事

建功立业者,多虚圆之士;偾事失机者,必执拗之人。

虚圆:谦虚圆通。

偾事:败事。《礼记·大学》中有:"此谓一言偾事"。

能够建大功立大业的人,大多都是能谦虚圆滑灵活应变的人,凡是惹事生非遇事坐失良机的人,必然是那些性格执拗不肯接受他人意见的人。

孔子说:有向学之志的人,未必能取得某种成就;取得某种成就的人,未必做每件事都合乎原则;做每件事都合乎原则的人,未必懂得根据实际情况灵活变通。

《公羊传》记载:祭仲为鲁国宰相,鲁桓公十一年,他到留国去吊丧,途径宋国,宋国把他拘留起来,要他废掉勿而立突为鲁君,他答应了。这是出卖国君的大事,他为什么答应呢?一,他不答应,不仅鲁君保不住,连鲁国也保不住,君轻国重,权衡轻重,不得不答应;二,自己没有私心私念,不是受人迫胁贪生怕死,所以敢于承担废除国君的罪恶来保存国家社稷。这两条很关键,所以《公羊传》把它作为灵活权变的一个典范事例加以引述。这是在今天,这个例子也还很有意义。相反,像孟子所谓"嫂溺而援之以手"这样违反"男女授受不亲"的权变,虽然当时多么慎重地当一件事情说,而现在看来,倒像小孩过家家似的了。

过俭则吝过让则卑

俭,美德也,过则为悭吝、为鄙啬,反伤雅道;让,懿行也,过则为足恭、为曲谨,多出机心。

悭吝:小气,吝啬,为富不仁。

鄙啬:有钱而舍不得用,斤斤计较。

雅道:即正道,此处指与朋友交往之道。《荀子·荣辱》篇:"君子安雅。"集解:"雅,正也,正而有美德者谓之雅。"

懿行:美好的行为。

足恭:过分恭维来取悦于人。

曲谨:指把谨慎细心专用在微小地方,有假装谦恭的意思。

机心:狡猾诡诈的用心。《庄子·天地》篇:"有机械者必有机事,有机事者必有机心。"成玄英疏:"有机关之器者,必有机动之务;有机动之务者,必有机变之心。"

节俭朴素本来是一种美德,然而过分节俭就是小气,就会变成为富不仁的守财奴,如此反而会伤害到一些正道上的往来。谦让本来也是一种美德,可是如果太过分,就会变成是卑躬屈膝处处讨好人,这样能给人一种好用心机的感觉。

什么事都不能过分,过分的事往往会弄巧成拙,庄子在《天地》中假借一位老人的话,阐明了同样的道理,并且说得格外深刻。他说:子贡到南方楚国旅行,返回晋国,路过汉阴,见一老人正在整治菜园,他挖了一条隧道通到井底,用瓦罐取水浇园,呼哧连喘,用力很多而功效很低。子贡说:"有种机械,一天可浇百畦,用力很少而功效很高。先生不想用它吗?"

浇园老人抬起头看着他说:"什么意思?"子贡说:"用木头做成个机械,后头重,前头轻,提水像抽的一样,快得好像沸水上溢,名叫桔槔。"浇园老人愤怒得变了脸色,冷笑着说:"我听我老师说,有机械必有机械的事,有机械的事必有机谋的心。机谋的心藏在胸中,心灵就不纯洁。心灵不纯洁,精神就摇摆不定,没有操守。精神没有操守,就不能得道。我不是不知桔槔快,而是感到羞耻而不用它。"

子贡红了脸,非常惭愧,低着头不说话。

过了一会儿,灌园老人问他:"你是什么人?"子贡说:"孔丘的弟子。"

灌园的老人说:"你不是那学问渊博想和圣人比美,自吹自擂想超群出众,自拉自唱到处卖名声的那类人吗?假若你忘却你的精神,忘却你的形体,还差不多。现在你连自身都不能治理,怎能治理天下?你走吧,不要耽误我的事!"

子贡的脸色由红变白,灰溜溜地很不自在,走了三十里,脸色才变过来。

子贡的弟子说:"刚才那个人是干什么的?先生为什么见了他神态失常,一整天还恢复不过来?"

子贡说:"起初我以为天下只有我老师一个人,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人。我听老师说,行为要正确,办事要成功,用力少而效果显著就是圣人之道。今天却不大一样。有的人德性完整,德性完整的人形体和大家在一起,却不知归宿何处,茫茫淳朴和顺,道德圆满啊!求功利弄机巧,不能使他动心。像他这样的人,不是自己志向的地方不去,不合自己心意的事不做;就是普天下的人都反对他,说他做得不对,他漠然接受。天下人的毁誉,对他无益也无损,这就是德性完整的人。而我却是风吹草动都会左右摇摆的。"

作者简介
head
作者: 灵蜕
简介: 人生就是道场,活着就是一种修行。内心就是信仰,灵魂就是图腾。你把内心修成什么样,你就会拥有什么样的人生。别总说命运在上天手里,其实你一出生,上天就把一半的命运交给了你。你所说的每一句话、你所做的每一件事,都是在积累你的生命价值,只不过,有的人是叠加,而有的人却是在递减.
手机文集
信息与知识分享平台
基于现代网站理论和E-file技术构建